English
中国农科院微信公众号
农科专家在线微信公众号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党政工作

发扬老西藏精神 展现农科人风采

中国农科院第八批援藏干部人才工作侧记

【字体:

  麦浪翻滚,机器轰鸣,八月的西藏,一派丰收繁忙的景象。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看到大面积成熟青稞地在全程机械化装备作业下很快完成收获、深耕、播种等作业后,高兴的说:“看到了这一切,就看到了西藏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希望啊!”。听到吴书记对西藏农机化工作褒奖和期待,中国农业科学院援藏干部钟成义倍感温暖,两年来的辛苦付出终于变成现实。这是第八批中国农科院援藏干部的缩影。

  2016年7月27日,中国农科院第八批四名援藏干部带着院领导的嘱托,带着忠诚于党、忠诚于国家的坚定决心,带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努力适应新环境,积极拓展新事业”的誓词,来到这片雪域高原。他们满怀激情,将在未来三年内与在藏干部和广大农牧民群众一道,全心全意融入雪域高原,无私无畏贡献绵薄力量。

  “首创、奋斗、奉献、务实”,这是中国农科院第八批援藏干部的座右铭。这是一支仅有4个人组成的队伍:农产品加工研究所党委委员、副所长王凤忠、农业机械化研究所科研管理处副处级干部钟成义、兰州兽医研究所人兽共患病研究室副主任付宝权、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试验动物基地副主任张国权。

  “来到西藏后,我们首先要清晰自己的角色定位。要到位不越位,要考虑西藏农牧业发展需要什么,我们能提供什么,所提供的解决方案对方是否接受。”工作尺度的拿捏、方式方法的把握,时时考验着援藏干部的智慧与责任心。援藏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3年时间里,能做什么?怎么做?相较于以往,第八批援藏工作有着更高的要求和更严的标准。一是打破了进藏之前先提职级的惯例,而是根据在藏履职情况分批提职;二是援藏干部的管理与考核以受援方为主;三是对在藏率、在岗率有明确要求,在藏时间每年不少于9个月,有着严格的请销假制度。

  短短的两年时间里,他们走遍七地市的山山水水,深入勤劳朴实好客的农牧民家庭,常年行走在高山峡谷、田间地头和荒漠草原。虽然脸庞晒出了高原红,但内心深处已烙上高原印;虽然这里稀缺的是氧气,但援藏精神始终无处不在。 两年时间里,他们着重过“五关”,强“六艺”。

  ——政治关。大家响应党的召唤,面对雪域高原的艰苦环境,没有丝毫犹豫退缩;面对维稳与反分裂斗争的最高要求,没有任何怨言牢骚,与十四世达赖斗争坚决果断,绝不含糊。大家牢记中国农科院党组的教诲,践行入党誓言,志愿且安心援藏,自觉把入党誓言和援藏工作紧密结合,从思想上筑牢“四个意识”,满怀激情,与在藏干部和广大农牧民群众一道,全心全意融入雪域高原,无私无畏贡献绵薄力量。

  ——高反关。高原反应是所有援藏干部必须要经历的第一个关卡,刚下飞机时的兴奋很快就被缺氧的难受取代,大部分援藏干部出现了高原反应,恶心、呕吐、头疼、嘴唇发黑,睡不着。更加严重的情况出现了,初来西藏第3天,来自兰州兽医研究所的付宝权同志就出现了严重的肺水肿并住进了医院,他可是长期在高原工作的科研人员,一下子,就给大家敲响了健康安全的警钟。刚来时的欣喜激动被高反的压力笼罩。在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的西藏,几乎每个人都要过这道“鬼门关”。在这里,活生生地待下来,就算是英雄!但对援藏干部来说,这只是考验的一部分。在援藏期间,低氧状态下运作的身体器官犹如一部违规操作的机器,险象环生。在这里,因为缺氧,他们不敢大步走路、洗头洗澡,一年到头在出不了汗的环境下,人体调节体温、散热的机能形同虚设,时间一长,新陈代谢也会受到严重影响。

  王凤忠同志作为原院篮球协会主席,身体很好,自援藏以来,逐渐出现了高原性高血压,服药后达到180/120mmHg,心脏已经出现二尖瓣返流,动脉血与静脉血混流,同时身体还出现了高尿酸血症、心率失常、高血脂等症状,每天服用7片药物以缓解高原反应。即使多病缠身,他始终牢记自己是农业农村部、中国农科院派出干部,牢记援藏时领导嘱托,牢记自己是共产党员,经常3天内往返北京-拉萨,回到单位后还在高反期就投入工作。频繁进出藏“高反”明显,但大家都能主动适应并立即投入工作,没有出现一例要歇几天再上班的情况。

  ——生活关。大家都是拖家带口的成年人,原来每天过着其乐也融融的“小家”生活,随着进藏工作,家庭生活变成了单身生活,有人陪伴变成了形影相吊,甚至原来是“饭来张口”变成了现在的自食其力。他们舍“小家”就是为“大家”。现在,单身汉们组成新的大家庭,钥匙相互拿着,以便随时有个相互照应;做好饭招呼大家吃,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这已经成为援藏时代的幸福生活。

  内敛寡言,这是援藏干部付宝权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只要提起孩子,他就会眼放光彩,滔滔不绝。“孩子多大了?”记者不经意的一句问候,煽起了一个父亲对孩子绵绵的牵挂。他低着头说:“你不要问我孩子的事,我怕控制不住情绪。”一说起孩子,这位深沉干练的援藏干部就变成了絮絮叨叨的慈父。“孩子从小到大就很粘我,很听我的话,有啥心事也会跟我说。孩子现在是青春发育期,正是品格、习惯养成的关键时期,作为父亲不能陪伴在身边,内心总是很愧疚,特别牵挂。有时候恨不得一下子出现在她们面前……”据同伴爆料,付宝权每晚的微信视频都有固定栏目——远程辅导孩子课业,那是属于他们家庭的温情时刻,谁也不能打扰。记者了解到,王凤忠的儿子在他援藏期间正好读高三,作为一个父亲,在组织征询他援藏意见时就对组织保证,服从组织安排,并自己克服家庭困难。但是儿子正好在人生最关键时期,他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在这最关键时期陪伴在孩子身边,没有对孩子尽到义务,妻子经常在电话里埋怨他此事,但他从未向组织因此事请假,或许这也是一个援藏干部为“大家”舍“小家”的真实表现吧。

  ——业务关。大家来自不同领域,来自不同工作岗位,进藏后普遍安排到管理岗位上。特别是原来搞专业技术工作的,现在要从事管理工作,有一个转型适应的过程,甚至连公文起草都要从头开始。

  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张国权长期从事实验动物研究,在农牧厅任畜牧处副处长,来藏后,他在最短时间内熟悉了处里的工作职责、内容,掌握了工作流程,在最短时间内适应了新的岗位。两年来,他已赴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昌都、那曲六市36县,对春季农牧业生产、藏猪产业发展、牦牛产业发展、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畜牧业项目等进行调研、督导检查等,2018年已连续下乡调研九次,加深了对西藏畜牧业生产的认识;充分发挥自身熟悉的国家政策法规、兽医疫病防控方面的优势,利用派出单位在疫病防治、实验动物管理等方面的技术优势,积极推动派出单位与挂职单位全面合作,协调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专家、农业农村部实验动物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专家团队进藏开展工作。编制完成了《西藏自治区退牧还草工程建设总体规划(2016-2025)》《西藏自治区畜禽养殖禁养区划定技术规范》。

  钟成义看到许多农民依然采用传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手工方式收割青稞,依然采用“二牛抬杠”的传统方式耕作土地,看到了农作物生产机械化水平与内地的差异,困惑一直萦绕在钟成义的心头,提升西藏农业机械化作业水平该从哪里入手呢?西藏农作物生产的自然条件、农艺技术、种植习惯等与内地有很大的不同,先进农业机械宣传不到位,农牧民没有强烈的机械化生产意识。再加上西藏没有农机生产制造企业,从内地来的许多农业机械闲置不用,部分农业机械被农牧民自己简单改装,存在安全隐患,甚至出现收割机不下地放在打谷场上做脱粒机用等,农业机械许多都不能适应西藏农牧民农业生产需求,需要做适应性改进。“农业机械要根据高原种植特性,为农牧民量身定做”,说干就干,2017年4月,钟成义联系原单位农业农村部南京农业机械化研究所、中国一拖集团有限公司、凯斯纽荷兰(中国)管理有限公司相关专家组成专家组,赴全区4个市9个县开展农机适应性问题专题调研,撰写了2份调研报告,提出了23项适应性改进措施。为了做好全程机械化试验示范工作,提高农牧民全程机械化生产意识,钟成义以农业农村部全程机械化实验示范项目为契机,在拉萨市曲水县和林周县,山南市乃东区、日喀则市南木林县建立了青稞和牧草全程机械化示范基地。并多次开展全程机械化实验示范工作,包括自治区吴英杰书记参加的全程机械化示范现场会。

  ——民族关。民族团结、和谐发展是西藏长期稳定、持续稳定的根基。他们既是援藏干部,也是民族团结的使者,更是和谐友谊的化身。大家十分注重与当地干部群众,特别是以藏族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干部群众友好交往。

  在农牧厅每位援藏干部都在日喀则南木林县索金乡找到一至三户贫困户结对认亲,定期帮扶。现在,大家与藏族干部群众都融为一体,一句“我们”,不仅拉近了距离,也成为建设西藏大军的一员。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张国权拥有一双灵巧的手,他在业余时间喜欢制作一些手工艺品,羊骨手串、牦牛垫子,这些利用藏族废弃物制作的精美工艺品已经成为他带动藏族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利器,他在业余时间带了4个藏族徒弟,每个人利用学到的手艺创收2万元,一举脱贫。那曲市副市长索朗听说他的技术,专程从那曲来拉萨,请他到那曲为当地农牧民传授技术,作为一个产业扶贫项目带动那曲贫困户实现产业脱贫。

  六艺方面:

  ——学习能力。面对全新的环境,大家认识到不学习就不能适应,不学习就站不住脚。为此,他们始终坚持学习,向领袖学习、向书本学习、向实践学习、向当地干部群众学习,重点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央治藏方略,学习西藏发展的历史和成就,学习新老西藏精神,学专业知识和技能,学出忠诚,学出责任,学出担当,学出自觉,学出友爱,力争做“一懂两爱”新型“三农”工作者。

  随着进藏工作,援藏干部分别参加了藏语、天文、摄影、美术、书法等学习班,生活丰富多彩。

  ——生活能力。重归单身生活,也是一个考验。闲暇之余,有的操练厨艺,成为大厨;有的驰骋球场,成为绿茵战将;有的捉对拼杀,黑白子上见分晓。两年来,单身并不单调,孤身并不孤独,形影更多相伴的是办公室长明的灯光。特别是自治区“三农”工作走上快车道,加班几近常态,“5+2”和“白+黑”成为新常态,生活显得更加充实、更加紧张,时间的脚步来去匆匆,有一种拉不住的感觉。

  钟成义、付宝权、张国权,作为在农牧厅援藏干部,加班总时长超过100天,这可是在西藏啊,“高高原”,但他们非常乐观,宿舍打扮成花园,房间变成援藏之家,客厅成为民族团结小屋。包饺子、比做饭,这里少了家人的陪伴,但多了援友的合作。

  ——组织能力。援藏期间,每位同志都被任命为一个方面的领导,或者是处长,或者是院所长。原来搞科研,可以埋头于自己的专业,醉心于病虫或药物的领地,但走上管理岗位,就要更多与人打交道,处理更复杂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即使是原业搞行政管理的,到这里更多的是处理好条块结合和块块协调的事。每位同志在新岗位上都经受住了考验,成为一个方面的骨干和行家。

  “小钟水平提高了”,这是农口援藏领队金文成对钟成义的评价,刚来时钟成义很少接触政府公文写作,很多材料被领导批评,作为农机处主要负责同志,小钟在下班和业余时间把自治区政府、农牧厅各类文件拿来学习,从模仿开始,一点一滴,一字一句,三个月后,钟成义写的文件就得到厅领导的表扬。凭着这股干劲,钟成义2017年被农牧厅年终考核为优秀。

  ——调研能力。调研是做好援藏工作的基本功。到藏后,他们注意调研,掌握一手情况,了解一线信息,把握西藏实际。除个别同志因工作或者专业原因出差较少、去的地市比较单一外,大多数同志每年都有2个多月在基层督导调研,进一步增进了对西藏农情民情区情的了解和掌握。

  ——攻坚能力。自治区党委政府特别是分管领导对援藏干部厚爱三分、高看一眼,选择一些难题交给他们,压上担子。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动员各方面力量,积极推动相关任务落实,有些已经取得了积极进展,如农机适应性改良,宣传西藏农牧特色产业一部片、一本书;钟成义依托农机化所推进农机适应性开发,已在解决内地农机不会说藏语等问题上取得了进展;付宝权依托兰州兽医所技术优势,积极开展包虫病防治专项研究,已取得重要进展;张国权依托哈尔滨兽医所技术优势,积极开展藏獒良种繁育规划。

  ——自律能力。一个人的独处,最需要的是慎独。他们严格践行以“忠诚、奉献、坚忍、担当”为主要内容的第八批援藏精神,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坚守“八项规定”,严守“五条禁令”(不私自驾车、不公车私用、不公款吃喝、不参加会所吃请、不借机谋私),时刻思考“到藏为什么、在藏干什么、离藏留什么”,恪守“八个严禁”,始终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从思想深处筑牢拒腐防变的防线,自觉抵制各种诱惑,慎重交往各色人物,保持农业农村部优秀干部的良好风尚。

  “来了是干什么的?”“特别能吃苦的老西藏精神哪去了?”“缺氧但不缺精神”,来自中国农科院的援藏干部互相鼓励,来了就是要干事,来了就必须干成事,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必须要挺着。

  付宝权援藏后任西藏自治区兽医局副局长,分管动物疫病防控及兽医科技工作,专项负责人畜共患病和包虫病防治工作。包虫病又称棘球蚴病,是一种人兽共患寄生虫病,可导致肝、肺、脑及骨骼等几乎所有器官和组织损害,其中泡型包虫病是高度致死性的疾病。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西藏74个县区均有包虫病流行。包虫病不仅给患者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健康危害和沉重的经济负担,同时给农牧业生产带来巨大损失。包虫病已经成为西藏农牧区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主要原因之一。付宝权了解到西藏包虫病高发的现状,亲自进入病区,实地了解情况,与原派出单位沟通协商,由中国农科院兰州兽医所国家口蹄疫参考实验室、国家动物包虫病专业实验室派出专家,举办了《口蹄疫、包虫病及布病等检测技术培训班》,培训动物疫病防控系统基层骨干。依托自己所学提出包虫病综合防治方案,制定了《西藏自治区家畜包虫病防治工作方案(2017-2020)》和《西藏自治区家畜包虫病防治技术规范(试行)》等文件。记者从西藏包虫病防治领导小组会议上获悉,在付宝权同志的努力下,西藏已全面吹响了决战包虫病的冲锋号,确保2020年实现基本控制包虫病流行目标。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以态度为核心,以努力为标杆,以大局为节奏,以共赢为基准。”这是他时常对党员干部们说的一席话。“没有感天动地的豪言壮语,没有高大威猛的身躯,只有躬身前行的不懈努力,只有步步引领的伟岸背影”,这是大家对这位所长兼党支部书记脚踏实地干实事、不谈空话的做事风格的概括。王凤忠来藏后先后任西藏农牧科学院产业处处长、农产品开发与食品科学研究所所长,组织给他的任务是六个一,即“建立一个平台、培养一批科技人员、开发一批新产品、解决一批技术难题、帮助一批企业、带动一个产业”。

  当记者走进西藏自治区农科院农产品开发与食品科学研究所,自治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企业家们正在与西藏农牧科学院农产品开发与食品科学研究所对接,大家围在一个头发略显花白的中年科技人员身边,讨论着产学研合作。这个研究机构是2017年年底成立,结束了西藏无农产品加工科研机构的历史,从此西藏农产品加工走上了科技创新引领的新阶段。中年科技人员就是王凤忠,中国农科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援藏干部,受中国农科院党组委托,肩负自治区主席援藏“六个一”的要求,积极探索农产品加工科技援藏新模式,根据企业技术需求,创建西藏第一个农产品开发与食品科学研究所,并担任首任所长、支部书记,也是援藏干部中唯一的法人代表,担子更重、责任更大;西藏加工科技人才缺乏,他把各研究所的加工相关专业科研人员整合,重点解决西藏农产品加工业技术水平低、产品单一、好原料无好产品的现状,他创新性的提出以项目为纽带,以西藏特色农产品为研究对象,整合全国农产品加工科技人才服务西藏的加工科技援藏新模式,并要求研究所的科技人员拜内地知名专家为师,派往内地学习,目前已培养50余名农产品加工科技人才,1名博士已入读中国农科院;他发现西藏群众喜食的糌粑存在生产小型化、卫生条件差、保质期短等问题,首次利用国际先进技术解决了脂肪氧化酶难以处理的难题,开发的糌粑产品保质期可达10个月以上,该技术得到农业农村部认可,他牵头制定糌粑生产技术规程农业行业标准。青稞产业作为西藏最大的农业产业,是西藏脱贫致富的关键,2018年5月国务院扶贫办提出西藏发展青稞米加工并作为扶贫产业,王凤忠积极与国内多个领域知名专家合作,2个月内5次回京,设计了西藏最先进的年产4万吨青稞米最大规模生产线,帮助企业完成项目设计、设备选型、安装调试、产品包装、企业营销,8月份最大单体厂房在日喀则建设,9月份完成设备采购,10月15日生产线完成安装。目前青稞米进入国家扶贫产品采购名录,项目达产后可创造8亿产值,为自治区脱贫3000余人。

  食品所是新所,作为研究所的所长、支部书记,他带领大家开展了研究所组建、人才招聘、制度建设、学科凝练、项目申报、成果转化、产业开发、文化建设、学术委员会、工青妇机构建设等工作。食品所已初步构建了以“首创 奋斗 奉献 务实”为所训,“自然科学基金一票否决制”“导师制”“驻企制”为制度核心,“农产品加工与营养”等五个创新团队为学科方向的现代院所管理制度。作为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党的建设,加大支部党建力度,新建高标准党员活动室,充分发挥每个党员的积极性,研究所党建工作得到自治区机关工委表扬,被西藏组织部作为先进典型,近期被科技厅推荐为西藏党建高原先锋先进个人,援藏事迹被新华社、科技日报、西藏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报道。

  真金不怕火炼,磨砺方显本色。这仅仅是王凤忠同志援藏工作的一部分内容,依托中国农科院科技和人才优势,他首次提出创立西藏院士工作站的建议,投资4000万元的院士专家工作站正在建设之中,解决了困扰西藏高层次人才缺乏的困难;组织开发青稞系列产品120多种、牦牛产品20余种、特色产品30余种,多数填补了西藏空白,将近10个产品在企业开始转化;协调科技人员参与科技部、农业农村部、中国农科院科技计划已获批,总经费约5000万元;申报并获批农业农村部青稞加工研发中心;筹备并获批西藏农牧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也是西藏最大的农牧企业,总资产25亿元;初步完成自筹1.5亿元共建西藏农产品展览展示中心合作意向,并申报建设西藏特色农畜特产品加工创新平台。他经常说,“既然组织派我们来西藏了,我们就得拿出国家队的水平,不能辜负组织的期望”。这些数字都是他2年800多个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体现,也是他2年都在西藏过藏历年的成果,更是他作为中国农科院援藏干部的担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