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农科院微信公众号
农科专家在线微信公众号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专家观点

崔尚金等:消除狂犬病,监测应先行

【字体:

    世界卫生组织(WHO)狂犬病咨询专家明确认定:“狂犬病可以被消除(be eliminated)”。狂犬病 100% 可预防。目前,在全球所有发达国家和部分发展中国家(或地区)狂犬病都已得到有效控制,病例多年保持零发生或接近于零。但中国在狂犬病防控方面付出的代价世界第一,成效世界倒数第二:中国是全球人用狂犬病疫苗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使用量达 1500 万人份,相关总费用每年超过400 亿元,但每年死亡人数仍超过 2000 人,排全球第二位。
    消除狂犬病,众所期盼。我国先后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均将狂犬病列入了法定报告和重点防控的乙类传染病,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进行管理。多年来,各有关部门依据两法,相互协作,使狂犬病防控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狂犬病疫情仍处于曲线式流行状态,病例时有报道,人群中存在谈“狂”色变的恐惧。
    WHO 已提出在 2020 年前实现全球基本消灭狂犬病的目标。拉美国家在 2010 年已宣布基本实现目标。我国狂犬病受害者主要是农村贫困人口,约占90%。某个人被狗咬了,他为什么不及时就医?因为他们缺乏相关知识,没钱,或是得不到社会及时的救助。这是我国防疫体制以及社会运行和管理存在的严重弊端造成的!其责任不应归咎于某一个部门或某一个人,整个社会应承担责任,我们缺乏恰当的狂犬病防控的法律支持,缺乏狂犬病相关知识的宣传教育,传统上对动物疫病防控忽视等等,对于本病的流行都有重要的影响。我国目前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能力远远过剩,就是这些问题的重要体现之一。
    针对当前狂犬病防控存在的问题,深究原因不难发现,关键问题在于动物狂犬病疫情不清,监测计划不周,监控手段和措施不完善,与卫生部制定的《全国狂犬病监测方案(试行)》没有协调统一,导致狂犬病防控指挥、科普宣传和社会力量难以统筹配合的被动局面。鉴于此,为深入贯彻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中的狂犬病防控意见,加快建立科学的动物狂犬病监控体系,实时掌控疫情现状、防疫效果与进度,及早实现消除人间狂犬病目标,特发表以下见解。
    一、消除狂犬病关键在监控。我国近年的传染病年报显示,狂犬病死亡人数年均在2400人上下,一直位于各类传染病报告死亡数的前三位。狂犬病的流行不但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而且还严重影响到经济发展和国际形象。科学证实,狂犬病的传染源来自发病动物,其中家犬致人发病比例占95%以上,其他各类温血动物致人发病比例占5%左右,人与人之间未发现传播。因此,各个国家和地区在消除狂犬病的过程中,都把伤人犬的监测与处置作为最关键的措施。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对狂犬病的控制原则中,特别强调了对伤人犬监测的重要性。从欧美等所有消除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经验看,动物狂犬病监测均有法定的标准和规范,通过小动物诊疗机构的健康管理,结合相关部门职责,制定动物狂犬病疫情监测、报告和管控配套法案,以保证及时、准确、全面掌握狂犬病疫情动态,科学指导狂犬病消除进程,形成狂犬病防控专家的共识。
    狂犬病特有的局限性传播特性、病毒稳定、人或动物发生狂犬病均由发病动物唾液感染的,以及必须采用唾液和脑组织进行确诊的属性,结合预防前用疫苗质量和免疫后保护评价的特殊需求,说明规范家犬监控措施在主动消除狂犬病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基于除病先灭源,掌控病源是关键的指导思想,加快完善动物狂犬病专业化监控体系建设,保障监控职责落到实处,提高科学指导能力,应成为消除我国狂犬病的首要任务。
    二、理清我国狂犬病监控现状。我国法律规定,人间狂犬病监控由卫生部门负责,动物狂犬病监控由农业部门负责。当前,卫生部门颁发执行的《全国狂犬病监测方案(试行)》、《狂犬病暴露后处置工作规范(试行)》和疫苗批签发的质量控制规定,在人间狂犬病处置和预防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国务院和农业部门十年前分别颁发执行的有《动物疫情报告管理办法》和《狂犬病防治技术规范》,与科学监控要求尚存在一定差距,尤其在动物诊断技术、监控措施、疫情信息,以及疫苗质量控制等系统方面,缺乏统筹协调机制,使得各地动物狂犬病监控工作各行其是,良莠不齐,有些地区处于无人负责状态。从社会管理角度观察,从城市到农村,多年来形成的公安、工商或城管登记,居委会和村委会协助组织等多种形式,而对控制动物狂犬病的以往的做法常是重扑杀,轻免疫;重办证,轻监管;重突击性检查,轻日常管理;缺乏预防为主的科学观。虽然很多城市都有养犬须到公安机关登记的规定,但由于登记要收取一定的费用,且缺少相应服务,而导致养犬者不配合,注册登记犬占实际养犬数量的比例很低,养犬管理流于形式。农村养犬多为看家护院,自由领养,为无人管理状态。法律规定犬的防疫工作由农业部门负责,但限于上述犬管理职责的分散,严重制约了犬的防疫工作,特别是疑似病料采集、监测样品送检等基础工作无人承担,监控工作形同虚设,致使多数地区一直处于动物狂犬病零监控状态。以人间发生狂犬病为代价,由多部门联合实施疫区家犬不科学处置的措施,动物防疫倒置化,致使狂犬病疫情一直处于曲线式流行。
    三、加强动物狂犬病监控建设。鉴于上述情况,为深入贯彻中共中央提出的十三个五年规划建议精神,争取实现我国消除第二个人与动物共患传染病的宏大目标,特建议农业部门将动物狂犬病作为影响公共卫生健康的第一种传染病进行管理,并建议在可操作的清况下,将动物卫生与卫生部合并为大的“公共卫生部门”,牵头制定动物狂犬病消除规范,依靠国家发改委,建立健全动物监控体系(包括病例确诊、疫情报告、疫苗控制和免疫监测的配套措施)和监测平台,保障及时确诊疫情,有目的地指导防控。
    彻底解决中国的狂犬病问题,需要借鉴世界上已基本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成功经验,由国务院高层领导协调以农业部为首的各部门,尽快制定完善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基本消灭犬和人群中的狂犬病的总体战略计划。中国完全有可能以不高于目前实际已付出的高昂代价,实现 WHO 倡导的十年内基本消灭狂犬病的目标。在国家、地方和个人三方财力统筹基础上,结合我国国产动物狂犬病灭活疫苗供给保障,通过科学实施监控,及时获取报警信息,定位开展科普宣传,凝聚社会合力,消除我国狂犬病预期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作者系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崔尚金/史利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扈荣良;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赵德明;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王庆波)

TOP